**奇幻故事必須發生在另一個空間,排除在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場景之外,不管是上天下海,穿梭時空,進入潛意識或是人體內部,只要有一扇通往未知的大門,奇幻的世界就會在你眼前展開。這些故事聽起來或許荒誕不經,或許天馬行空,都還是人們以一般常識可以理解的世界,只是與我們的人生隔著既遙遠又接近的距離,所以奇幻故事必須植根於現實的泥土上,才能發展出架空的真實感覺。

這一次的冒險日記寫在剪完六集之後,回看尼泊爾22天的旅程,除了〝奇幻〞之外,我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,定位我的感受!


第一次,到一個沒有辦法在護照上留下記錄的國家!
→ 尼泊爾的落地簽在離境時會被收回,所以我的護照上,沒有尼泊爾的簽證耶。我真的去過嗎?真的。我去過。而且我很愛尼泊爾!

第一次,跟一堆人一起坐上火車車頂!
→ 該怎麼說呢?一切發生的那麼自然,完全不加思索,我們已經上了車頂…火車移動了...在車頂的每一分、每一秒,我都處於亢奮的狀態,因為我對於這種看似超脫常理或常人會做的事特別感興趣;心裡盤算的劇本來不及一一落實,大家的搏命演出卻已經告一段落。我喜歡坐在車頂緩緩前行、身體會不由自主地跟著車體的晃動一起律動的感覺,和風和著鄉間的氣味吹動髮絲,是一種享受…

第一次,吃檳榔。還是玫瑰口味的喔!
→ 吃檳榔這種事在我們家是從來不被允許的。這一集播出的時候,我特地在家稟明父親母親大人,我只吃了一下下就吐掉了,只是為了節目效果而已。不過,大膽嘗試各地食物,是我必須繼續努力的課題。

第一次,坐上時速一百的公車車頂馳騁狂飆!
→ 這一趟行程跟〝車頂〞特別有緣。只是不坐不知道,原來公車的車速竟然逼近一百!難怪我到後來眼睛都睜不開、臉也被頭髮打得超痛,不是沒有原因的。只是苦了隨行的工作人員,大家再一次的搏命演出!有時我真的會想,我們到底何德何能,讓大家盡忠職守而甘冒這樣的風險?下一次…我們還能有下一次嗎?

第一次,親眼目睹佛教與印度教宗教融合的鮮血獻祭!
→ 有生以來第一次看見〝血泊〞,就是在尼泊爾的血祭場… 一刀劃斷動脈、掙扎痙攣抽慉,嗚呼哀哉…我覺得最難受的,不是看著一隻隻活跳跳的牲畜犧牲生命,而是所有參與獻祭的尼泊爾人全都視如常態的面無表情。世界還很大,我要學的…還很多…

第一次,與大象共浴!
→ 雖然不是我洗,但是我想說一下的鏡頭後的小故事。
那天雖然陽光和煦,不過水溫大約也不過十度上下,失心瘋的我為了收視率什麼殘忍的事都得狠下心來做...就安排阿布下水幫大象洗澡了!
大象非常調皮喔,一開始是不願意下水,好不容易乖乖下了水、在阿布上象時用象鼻把阿布整個人拋出去;後來好不容易讓阿布騎上象背,大象又一會兒將頭突然埋進水裡、一下突然高舉象腿,試圖將阿布擺下身來。不過其實阿布和大象在水裡玩得非常開心,
最後阿布突然說了一句:「下次再一起洗澡吧!」
我當場頭皮發麻...雞皮疙瘩都站起來...那一刻,我看見一個真誠的大男孩...啊~那一刻真的非常美妙...
當我發現攝影師沒拍到,我立刻陷入工作的制約、下了〝再說一次〞的指令,為了這個該死的指令,我把阿布狠狠地拉回現實,感覺和情緒都失了真...到現在我都還在後悔...
我常常想,鏡頭上和鏡頭下的阿布為什麼很不一樣?有可能也是一種〝工作制約〞吧。但是我真的想跟大家說,有很多時候,我們在外景的時候也常常不自覺地被制約了,在每一趟的外景錯過很多很多美好的人事物。希望大家在每一趟外景有工作、收視率以外的收穫,我自己也這麼努力著…

第一次,登上目前人生最高峰3800公尺!
→ 那一天,很累,真的很累。但是我很高興,我們都做到了!除了高興,還有一點悵然若失…為什麼呢??我想分享一下我在台灣爬山的經驗。(我想先鄭重的說明,其實,我真的不是一個〝熱愛〞爬山的人,只是身邊正好有一些朋友愛爬山,基於維持健康體魄和連絡朋友情誼的簡單原因,我有機會的話會跟著朋友一起去爬山。)
記得第一次去爬合歡山,二天一夜的行程摘了三座百岳;對於一個平時不運動的人來說,這種行程很硬斗,更何況我們還是當天凌晨開車前往合歡山集合,當天就摘了二座百岳;第二天,最後一座百岳,我走不動了就完全不顧形象地攤在地上,看著蜿蜒無盡的山路僵持著說:「我不走了!我在這裡等你們回來…」但是我的嚮導、同行的朋友都陪著我,等我耍賴耍夠了,再起身跟上大家的腳步。最後,大家一起登頂。第二次登塔關山,在陰雨的天候下,路況極差;走了不知多久,我站著睡著了,幾秒鐘…幾秒鐘,風吹過樹梢的聲音、雨滴落葉面的聲音、我體內脈動的聲音、身旁山友喘息的聲音,那個片段的記憶,至今無比清晰。十幾個人攻頂、五個人成功;登了頂,一片大霧,什麼也看不到,但是五個人爭相與三角點拍照的景象,仍歷歷在目。在台灣,我登頂,身邊一定有朋友。我不愛爬山,但是我太愛身邊有朋友一起爬山的感覺,一種不離不棄的堅定友誼,造就每一次成功登頂的無比驕傲。在台灣,登頂一定有一個三角點可以拍照存證,『我登頂了!』但是,在尼泊爾,即便我突破了目前人生的最高峰,一起抵達的人卻沒有共同分享完成這項任務的快感;也沒有一個三角點或是標牌什麼的可以讓我們留下以茲證明的紀念。可能是一種對於登頂或三角點的迷思吧!回來後甚至沒有跟太多爬山的朋友提起這段行程,總覺得,少了點什麼……但也不是沒有收穫,至少,我還是完成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個3800。那晚,天很冷,我拉著蔚運去賞月,月光如織,照亮大地。收穫是,我們在海拔3800公尺的喜馬拉雅山上,曬月亮…

其實我真的覺得,繼續留在這裡,我的每一趟旅程,都可能會是一次又一次奇幻歷險! 如同尼泊爾留給我的旅行經歷,如夢似幻、卻又真切踏實。我在追尋的,或許也就是一次又一次跟一般旅行者切入一個國家的不同視野。如果你問我,一生中一定要去的國家,我會真心的告訴你:尼泊爾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ntiayu 的頭像
antiayu

...About Yu...

antia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