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在幽暗的剪接室裡,
螢幕發出的微光在這小小空間中閃動,
又像以前一樣,
只能看見剪接師逆光的背影...

朋友在混沌環境的市場結構潰散下,
仍然義無反顧地開起了一家製作公司,
繼續他熱愛的影像事業;
對比著我的脫逃行為,
當一人公司老闆兼員工的他開口請我幫忙的時候,
二話不說當然得二肋插刀的義氣相挺。

回到後期公司,
走在通往包廂式的剪接室通道中,
耳邊響起以前最常聽到第一次來到剪接室的客戶說,
『這裡好像KTV喔!』
身邊擦身而過的後期公司員工,
個個都驚訝地笑著看著我,說,
『哇!好久不見!』
坐進剪接室裡,
看著以前還蠻常合作的剪接師熟練地操作著機器,
專注地盡力在時間內完成他的工作;
而我....什麼也不用做,
只需要靜靜地、優雅地坐在一邊,
適時地提供意見,
或者也可以選擇...什麼也不說。

我坐在一旁,
看著剪接師認真地一格一格、反覆地順著take,
想起自己以前也是這樣為了短短30秒的片子挑剔著;
而現在做節目,
一集46分鐘40秒,
在別人眼中常常也是如追求完美般地折磨著自己,
心中突然很悵然...
這裡已經不是我的世界了,
而我到了另一個世界,
卻還用這裡的標準氣息呼吸著...

還要好久不見嗎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ntiayu 的頭像
antiayu

...About Yu...

antia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